跨境电商头条

发布于 2022年9月16日

商标之战:500余家代理机构被查,USPTO拿中国开刀?插图

中国出口贸易,往前30年靠制造,往前20年是外贸,而过去10年,则属于跨境电商,无数出海企业和品牌在这片土地上诞生。现在,大家站在了一个新的起点上。

2021年,在中国跨境电商的腹地——深圳,那些被称为“超级大卖家”的企业大都遭遇了史无前例的封店、冻结资金等重罚。恰逢中美贸易关系紧张,让很多人困惑的是,这是一场正当的处罚,还是另有原因?

2022年,同样在深圳,一个月内两家跨境电商代理机构陆续收到美国专利及商标局(以下简称USPTO)发出的《理由陈述令》。USPTO要求涉事公司在限定时间内对《理由陈述令》中提及的多项疑问提供给出相应的证据,否则面临制裁。

这些并不是个例,笔者在USPTO官网查询发现,自2012年至今,已有500余家中国代理机构收到USPTO的问询,但最后被判定违规受制裁的寥寥同时,跨境卖家被起诉商标或专利侵权的案例也不在少数。

毫无疑问,在中美贸易僵局之下,体现在跨境电商行业,对个人或企业的制裁显得尤为瞩目。中国想要真正走向世界,合规则是不得不跨过的门槛。

  跨境电商行业爆发式增长 

十年500余家中国代理机构被查 

过去10年,中国跨境电商行业呈爆发式增长。

在海外电子商务研究公司Marketplace Pulse发布的数据中,2016年亚马逊的中国头部卖家占比11%,到2022年5月达到了42%,整体销售额占比居第二,仅次于美国这也是2021年我国跨境电商进出口1.98万亿元规模的重要组成部分。

从前,整个行业拼的是速度,跨境卖家和代理机构如雨后春笋般层出不穷。近两年,由于全球监管和平台政策趋严,来自中国的卖家和企业就显得异常突出,成为重点关注对象。

经查询,在USPTO官网的商标主题栏里有一个Exclusion Orders的子栏。根据对 USPTO 记录的审查,如果商标专员办公室怀疑一方违反了 USPTO 规则或 USPTO 网站使用条款,则可能会发布《理由陈述令》让其说明理由。根据当事方的回应,可能被证清白,也可能被证违规而受到制裁。  

该栏中列出了自2012年至今发布的命令信息。仔细查看被调查对象的信息不难发现,2015年之前没有太多中国企业上榜,但从2017年开始慢慢变多,比如出现拼音姓名和深圳地名。

商标之战:500余家代理机构被查,USPTO拿中国开刀?插图1

2012-2018年被调查对象信息  来源:USPTO官网

2019-2020年,在530余个被调查对象中,出现了深圳、厦门、东莞、武汉、上海、青岛、杭州、江苏等多个城市和拼音姓名,基本都是中国的代理机构,其中深圳居首,厦门第二。

商标之战:500余家代理机构被查,USPTO拿中国开刀?插图2

2019年被调查对象信息  来源:USPTO官网

在2021年被调查的中国企业中,开始出现制裁令。其中最轰动的案例,则是深圳市寰逸知识产权有限公司,这是国内知产公司在美国商标代理业务中至今受到的最严重处罚。该公司因多项违规操作被USPTO制裁,最后导致部分申请中的商标无效(已申请成功的商标,在USPTO官网状态依然存活),卖家被牵连。

回到本质问题,为什么USPTO会对中国企业频繁进行大规模调查?

 来自中国的商标申请激增 

 USPTO出台多项措施应对 

《USPTO 2021年度绩效与责任报告》中数据显示,近几年来自中国的商标申请量激增。

2021年,全球商标人向USPTO提出的申请量为732,007件,若计多项指定类别的商标申请,共有943,928件,首次超过90万件,相较去年,申请数量增长27.9%。其中,中国商标申请人占增长的61.5%,而且中国占美国商标申请量的占比从2013财年的2.3% 激增至2021财年的25%,甚至已经成为USPTO受理商标申请的主要来源。

商标之战:500余家代理机构被查,USPTO拿中国开刀?插图3

数据来源:USPTO 2021年度绩效与责任报告(中国总和数据包含港澳台)

商标申请数量的激增导致了USPTO的商标申请等待时间和该周期中其他处理时间的大幅增加。除了加增人员外,USPTO还采取了如下几项措施:

  • 外国人申请商标需美国律师代为提交(2019年2月15日提出)
  • 强制使用商标电子系统(TEAS)提交商标申请(2020年2月15日提出)
  • 申请费用多次调整(2016年1次,2017年1次,2020年2次)
  • 美国《商标现代化法案》(TMA)正式签署为法律(2020年12月27日签署)
  • 美国商标行政制裁程序将用来调查不正当商标申请(2022年1月5日出台)
2021年1月13日,USPTO官网还发布了一篇题为《美国专利商标局报告调查影响中国最近快速增长的专利和商标申请量的中国政府补贴和其他非市场因素》的文章,文末附有美国专利商标局做出的名为《中国的商标和专利:非市场因素对申请趋势和知识产权系统的影响》的报告。
该报告详细罗列了中国各地的各类补贴政策,直接指出,是中国政府补贴和强制命令使得商标和专利申请量一直攀升。其中特别提到深圳,在2013年颁布的操作规程中,深圳允许申请人在符合条件的外国(包括美国)申请注册商标,可获得5000元人民币(约750美元)的补贴。USPTO在2015年将其最低成本的全电子申请费降低至225美元后,在USPTO的申请费用大大低于补贴金额,于是此后来自深圳的商标申请激增。
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什么在500多家被调查的代理机构中,深圳居首。作为中国跨境电商之都,它早就被USPTO盯上了。
该报告还认为,在来自中国的商标申请中,存在很高比例的不诚信商标注册申请和欺诈性商标样本。
据公开资料,目前亚马逊确实存在一些恶意抢注的商标流氓,扰乱行业秩序,但前文指出的500余家中国代理机构,绝大部分不属于这种,而是依据2022年1月5日出台的美国商标行政制裁程序进行的调查问询。不少在政策出台之前走合规流程申请的商标,也因新政策出台而受到牵连,其中最无辜的当属利益第三方,跨境卖家。
在中美关系紧张的当下,更有人猜测:“从亚马逊封店潮,到paypal大规模整顿中国区账户,再到USPTO的大量调查询问,很难不让人怀疑这是针对性地制裁中国企业和卖家。”
可以预想,随着政策趋严,未来美国对商标申请的合规要求会更严格,规模越大的企业越容易被调查问询,但规模大的企业通常合规化经营程度高,收到问询后也具备一定的应对能力。笔者真正担心的是,一旦美国专利和商标局针对中国整个商标服务行业做抽样性问询,真正受到影响的还是中小机构。
 中小机构共用美国律师是常态 
 一旦被波及会出现连锁负面反应 
在USPTO官网,笔者发现,2022年4月11日,USPTO向一名美国律师Yi, Wan (位处中国广州)发出纪律处分通知。
商标之战:500余家代理机构被查,USPTO拿中国开刀?插图4
律师Yi Wan的纪律处分通知  来源:USPTO官网
官方提供的内容表明,2019年7月29日,Yi Wan与ITC(非执业的国际商标公司)达成协议,ITC为Yi Wan与各种非执业商标“机构”之间的中介,而Yi Wan作为外国注册人士申请美国商标申请的外国代表。在合作期间,存在使用凭证不合格、签名不合规等违反USPTO实践规则的现象。基于违反USPTO实践规则的行为,Yi Wan最终被USPTO暂停执业6个月。
商标之战:500余家代理机构被查,USPTO拿中国开刀?插图5
律师Yi Wan的纪律处分通知  来源:USPTO官网
同样因与中国代理机构合作过多商标而被USPTO调查暂停执业的律师还有Jonathan G. Motton(最多一天有提交400 多(400)份商标申请)、Yiheng Lou。在官网的公示数据中,多家中国代理机构与律师Jonathan G. Motton涉及合作。
商标之战:500余家代理机构被查,USPTO拿中国开刀?插图6
数据来源:USPTO官网
根据以往中国代理机构被调查的情况来看,不少都是因为被合作律师牵扯其中。上述和被制裁美国律师关联的中国代理机构很多都是中小机构,一旦被波及,很难有能力再和美国专利和商标局进一步协商,无法保护到卖家客户。
这轮行业风波或许才刚刚开始,随着政策趋严和USPTO对商标申请的重视程度,笔者认为,未来势必还会有很多机构会遭到调查问询。一方面建议大家可以等到行业性风波完全过去后,再做相关的投资。另一方面是理性看待,不要焦虑。
这可能是跨境电商行业未来将面临的常态,也是中美贸易僵局之下,迟早要面对的课题。
商标之战:500余家代理机构被查,USPTO拿中国开刀?插图7
商标之战:500余家代理机构被查,USPTO拿中国开刀?插图8
标签:
延伸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