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境黑马

发布于 2021年1月26日

作者:报报
来源:互联网黑板报(ID:Netheiban)

上自习变成刷“抖音”,线上自习室变味了插图

线上自习室,氪金买氛围


第一次听线上自习室的时候,笔者非常好奇,自习室是怎么“搬”到网上的呢?

先来看2020年1月上线的Costudy,这款线上自习室APP的下载量接近100万次,评分高达4.9分。

Costudy建立了一个卡通版的校园,这里有几栋虚拟大楼:小学初中部、高中部、大学部、在职楼、综合自习楼。此外,Costudy还有小卖部、文化宫等。

上自习变成刷“抖音”,线上自习室变味了插图1

笔者点击了在职楼,接着选择班级,进入班级后,可以看到很多人在里面自习,人物也是卡通版的,但真人的确在线下自习。有人在准备考编制,有人在准备教资考试,还有人在学习养猫知识……

在教室里,可以选空余的座位自习。Costudy每人每天有一次免费自习的机会,如果用完,一天内再次回来学习的话,就要使用自习券


Costudy有三种学习模式:轻度、深度和白名单。


设置轻度模式,你在专注自习的时候,可以随时切换到手机其他的软件。深度模式则不能切换任何软件,否则会浪费一次学习机会。白名单则处于两者之间,用户可以自行设置在专注时需要切换到什么软件。

Costudy是卡通版的在线自习室,而Timing则是一款真人版的在线自习室。

Timing的下载量远远大于Costudy,接近2000万次下载,但评分较低。

在Timing自习,你需要打开摄像头,你也可以看到其他开着摄像头学习的网友。

Timing还有视频连麦功能。有网友说,再也不用老是跑到闺蜜家扎堆写作业了,直接开个在线自习室,边聊边写。

Timing的自习室分为免费区和付费区,免费区上午就满员了,自费区一小时2元。

Costudy和Timing这些在线自习室都是“氪金买氛围”,Costudy是用卡通版的校园和教室营造学习氛围,而Timing是用视频的方式督促用户学习,但它们都是要收费的。


上自习变成刷“抖音”,线上自习室变味了插图2

在线自习室变味了?


在用户心中,在线自习室应该是一个学习软件,但它却变成了一款社交软件或游戏软件。

Costudy是卡通风格,打开界面就像进入游戏世界一样。此外,Costudy的虚拟校园有一个文化宫,里面有“谁是李白”的对诗游戏,用户可以和好友对诗打榜。

有人称,Costudy像是游戏软件。但笔者认为,Costudy目前更偏重于学习,而非游戏。

天眼查显示,Costudy所属的可思达地信息科技(上海)有限公司成立于2019年10月22日。Costudy目前的融资轮次还是天使轮,投资方有新进创投、厚德前海基金、宁波东石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上海霍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Costudy尚处于起步期,还是一个小众软件,它目前的主要任务是扩大用户量,Costudy主要是通过自习券实现这一目标的。

Costudy的自习券是通过邀请好友、加油兑换或者现金充值换来的。

邀请好友是一种用户裂变的推广方式,这一步是拉新。加油兑换是指Costudy的用户可以互相点“加油”,用“加油”数换自习券,这一步是搞社交。现金充值是Costudy目前的盈利方式,自习券一天1元钱。

但是,Costudy每人每天都有一次免费的自习机会,机会用完后,用户会不会使用自习券还是个问题,此外,Costudy还有其他方式获取自习券,不一定非得买,这样看来,Costudy的盈利空间是有的,但这是一个积沙成塔的过程。

如果Costudy等不及了,想快速商业化,那时Costudy才会真正的“变味”。

再来看Timing,有网友评价,Timing已经沦落为低配版的抖音,觉得这个学习软件失去了初心。

上自习变成刷“抖音”,线上自习室变味了插图3

Timing的首页是五花八门的短视频,笔者看到一些网友说要为了学习卸载抖音,下载Timing,不料卸载了抖音,又来了一个“低配版”的抖音,看来到哪里都逃不过“抖音”。

为什么一个学习软件要主推短视频呢?

其一,打造社区。2018年,Timing刚上线的时候,功能不多,主要有自习室和学习计时,但到了2019年,Timing增加了“树洞对讲机”、“共同话题”和“种草社区”,慢慢向社区方向走,现在Timing的主页全是短视频,社交化程度越来越高。

其二,做流量生意。众所周知,现在的流量导向了短视频,如果Timing把短视频做起来了,以后就可以进行流量变现,比如打广告,做电商。

不同于Costudy,Timing进行了3次融资,资本市场对Timing是有所期待的,它无法做个单纯的学习软件,还需要考虑商业化问题。

上自习变成刷“抖音”,线上自习室变味了插图4

但是用户能够接受Timing的改变吗?

媒体调查发现,Timing这种“学习+在线社交”的模式更加受95后、00后大部分学生党的喜欢,但是对于单纯喜欢学习功能的用户来说,升级后的Timing的界面复杂、功能繁琐,使用感大不如前,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部分用户的流失。

他们离开Timing后,来到了腾讯办公或者钉钉。Timing有的自习功能,后两者也有,而且还是免费的。

在线自习室 “变味”,是因为社交化冲淡了学习氛围,其背后是资本市场希望在线自习室实现大规模盈利。


上自习变成刷“抖音”,线上自习室变味了插图5

线上自习室能走多远?

Costudy是在线自习室的1.0版,目前专注于自习室,而Timing则是在线自习室的2.0版,已经由学习软件逐步往社交化方向发展。

在线自习室先用学习功能吸引用户,等到有了庞大的用户群体后,再往社交化方向,最后再用广告或者电商变现,这样一来,在线自习室便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商业变现闭环。

这是资本市场对在线自习室的期待,但一些老用户不一定能接受这种改变,反而认为在线自习室变味了,当然也不排除一些用户喜欢这种学习社交模式。

因此,线上自习室应该把选择权交给用户,让他们选择要“纯学习模式”还是“学习社交模式”。因为线上自习室的竞争对手不少,用户拥有强大的退出能力,如果枉顾用户体验,一味追求商业变现,最后可能会“赔了夫人又折兵”。


商务合作请联系微信QQ:2881339633


上自习变成刷“抖音”,线上自习室变味了插图6

上自习变成刷“抖音”,线上自习室变味了插图7
上自习变成刷“抖音”,线上自习室变味了插图8
上自习变成刷“抖音”,线上自习室变味了插图9
上自习变成刷“抖音”,线上自习室变味了插图10
上自习变成刷“抖音”,线上自习室变味了插图11

上自习变成刷“抖音”,线上自习室变味了插图12
延伸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