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境黑马

发布于 2021年1月9日

作者:报报
来源:互联网黑板报(ID:Netheiban)


外卖员猝死上热搜后,饿了么最新回应:2000元人道主义费变成60万抚恤金插图

一条命等于3万2千元

又一个底层人拿命换钱了!

他是43岁的饿了么外卖员韩某伟,我们就叫他老韩吧。老韩猝死在半个月前,若不是这次的拼多多女员工猝死事件,可能没人会关注他。

2020年12月21日,老韩像往常一样,打开“蜂鸟众包”接单配送,他还在平台上交了3元钱,买了一份保险,便骑着电动车出发了。

中午高峰时段,老韩接了12个订单。下午2点钟以后,老韩吃了午饭,休息过后,便开始继续接单。这天老韩一共接到36单。

下午5点,老韩赶着去配送第34单,没想到却在送餐途中倒地猝死了。

老韩和妻子都是山西人,2020年2月份,他们来到北京谋生。他们的父母都是农民,孩子还在上学,为了多赚点钱养活家人,他们不得不选择耗费体力的职业。

家里的顶梁柱倒了,老韩的妻子悲痛欲绝。她觉得老韩这是工伤死亡,便给饿了么打电话,希望饿了么理赔。

但饿了么的回复是:老韩和平台没有雇佣关系,只能给2000元的人道主义费用,其他的由保险公司理赔。

老韩的妻子申请了保险理赔,猝死只能得到3万元的赔偿。

老王猝死后,还有几单没送,饿了么照旧罚款。

外卖员猝死上热搜后,饿了么最新回应:2000元人道主义费变成60万抚恤金插图1

一时间,网上发起了对饿了么的声讨:“吃人血馒头”、“吃人不吐骨头”、“贪婪的资本家”……饿了么的官方微博迟迟没有回应。


外卖员猝死上热搜后,饿了么最新回应:2000元人道主义费变成60万抚恤金插图2

最新回应


沉默良久后,饿了么终于给出了最新回应,称平台猝死保障额提升到60万元,也就是说,老韩最后可以获得60万元的抚恤金。

外卖员猝死上热搜后,饿了么最新回应:2000元人道主义费变成60万抚恤金插图3

对老韩的家人来说,这无疑是一种慰藉。但饿了么仍然没有回应两大问题。

一是平台和外卖员的劳务关系问题。

老韩猝死后,饿了么称平台与老韩不存在劳务关系,只能赔偿2000元的人道主义费。

老韩是在蜂鸟众包注册的,而蜂鸟众包的协议里有这样一个条款:蜂鸟众包仅提供信息撮合服务,用户与蜂鸟众包不存在任何形式的劳动或雇佣关系。

如果老韩不同意这一条款,就无法在蜂鸟工作。如果同意了,就相当于签下了“卖身契”。

老韩的妻子说,她和老韩两人学历不高,在法律条款方面意识不足,以为注册了平台,穿了工服就是平台的一员。

穿上蓝骑士的衣服,不一定就是饿了么的正式员工。

骑手有全职和兼职之分。全职骑手与平台有雇佣关系,平台要为他们交社保,全职骑手在工作中发生意外,还可以获得工伤保险赔偿。

兼职骑手和平台没有雇佣关系,但如果骑手和外包公司签了劳务合同,也能得到保障。如果是和劳务派遣公司签了合同,还能上社保。但如果是自行注册的话,社保还要自己交,里面还没有工伤保险。

不可否认的是,现在的骑手多是自行注册的兼职骑手,老韩也是其中的一员。从法律上看,老韩与平台之间没有劳务关系,饿了么可以撇清关系。

但这样合理吗?协议是饿了么单方面制定的,存不存在劳务关系也是饿了么说了算,骑手只有接受的份,不然饭碗就没了。

对于这一点,饿了么没有回应,而是把焦点放在了保险上。

饿了么觉得问题出在保额过低上,认为提高保额就能安抚老韩的家人,但却掩盖了3元保费的问题,这是第二大问题。

饿了么称平台和老韩不存在劳务关系,老韩也是自己交保险。每次开工,饿了么都会扣除一笔3元的平台服务费,且会生成一份保险单号。

一些骑手以为这3块钱是交的保险费,其实里面只有1.06元是保险费,其余的1.94元都交给了平台。

保费交的少,保险公司的赔款自然也少,老韩最后只获得了3万元的赔偿。

如果老韩这3元全都交给了保险公司,那一年下来,就相当于交了一千多元的保费,最后会有100万的赔偿金。

为什么饿了么要“克扣”保险费呢?虽然饿了么一早就说明,这是平台服务费,但需要克扣这么多吗?

是不是所有外卖平台都是如此呢?不是的,美团的兼职外卖骑手也要交3元保险,但这3元钱是实打实的保费,没有克扣,如果骑手猝死,最高可赔偿60万人民币。

老韩如果换一种颜色的衣服,也许就是另一种命运了。

饿了么回应称,这3元钱是平台服务费,而且饿了么还会自己支付一笔钱给人力资源商,委托人力资源商投保。

饿了么没有回应这3元的平台服务费到底是用来干什么的,也没有回应为什么保费变成了1元钱,难道是用骑手自己交的钱付外包费?

平台如果把这3元都投了保,最后骑手也可以获得60万保额。现在平台把保额提升至60万,最后也是60万,只不过从2000元人道主义费到60万保额看起来更戏剧性一点。


外卖员猝死上热搜后,饿了么最新回应:2000元人道主义费变成60万抚恤金插图4

不能“按闹分配”


回过头来想想,如果不是拼多多女员工猝死事件,人们也不会关注到老韩猝死事件。如果不是老韩猝死事件,我们也不会发现饿了么的保费问题。如果不是3元保费问题上了热搜,饿了么可能不会提高保额。

拼多多女员工和老韩代表的是底层打工人,如果不是媒体和网友的关注,谁又会知道他们的处境呢?但社会上还有千千万万个底层打工人,他们也在遭遇同样的问题,媒体和网友不可能一一关注。

平台不能采取“按闹分配”的原则,不是谁闹得越凶,就赔得越多。老韩的家人等了20多天,平台没有一句表示,等到网友关注了,平台又开始道歉了。

当然,我们对平台也不能过度苛责,我们发现平台的问题,目的不是一味的批评,而是督促平台变好。平台也应该痛定思痛,完善机制,保护外卖员的切身利益。   


商务合作请联系微信QQ:2881339633


外卖员猝死上热搜后,饿了么最新回应:2000元人道主义费变成60万抚恤金插图5

外卖员猝死上热搜后,饿了么最新回应:2000元人道主义费变成60万抚恤金插图6
外卖员猝死上热搜后,饿了么最新回应:2000元人道主义费变成60万抚恤金插图7
外卖员猝死上热搜后,饿了么最新回应:2000元人道主义费变成60万抚恤金插图8
外卖员猝死上热搜后,饿了么最新回应:2000元人道主义费变成60万抚恤金插图9
外卖员猝死上热搜后,饿了么最新回应:2000元人道主义费变成60万抚恤金插图10

外卖员猝死上热搜后,饿了么最新回应:2000元人道主义费变成60万抚恤金插图11                                                                                                                

延伸阅读
评论